您的位置: 主页 > 一场国际赛事成都如何炼成?

一场国际赛事成都如何炼成?

  从前,南方丝路上,蜀锦一路南下,再在商贾手中转口到中亚、西亚甚至欧洲。古时,成都与世界的距离是数月或是更久。

  如今,蓉欧快铁的集装箱,一路向西,穿过阿拉山口,奔向欧洲腹地。集装箱内的物品半个月即可分拨到欧洲任何地方。

  双流国际机场,每天数个国际航班在这里起飞,117条国际航线覆盖到全球五大洲。仅需几个或十几个小时,就可以从成都到达世界的角落。

  过去十天,来自79个国家和地区的近万名警察和消防员都聚集到了这个城市。此刻,世界就在面前。

  身居中国西部的成都早已与世界相连。一场国际赛事,也给这个面向世界的城市带来了许多改变。

  成都体育学院博物馆内收藏着一件珍贵的文物——宋代打马球砖雕。那是一块边长29厘米的正方形浮雕,浮雕上的男子头戴簪花幞头,身着圆领长袍束带,手持杖杆,座下骏马奔驰,鸾铃叮当,前方一颗小球腾空飞旋。

  史学家认为,那时候的人早已熟练于这项运动,体育竞技在千年前就已开始。而在激烈地对抗之上,闲适的蜀地之人则又让它更多了几分情趣和休闲,成都人把这份特质保留至今。

  2019年8月8日,4名菲律宾警察坐上了成都的哥吴建文的车。他用生疏的英语和她们打招呼,向她们介绍成都,还用“椒盐味的川普”教她们说中文。当晚,第十八届世界警察和消防员运动会在成都双流体育中心开幕。太阳神鸟变身为少女,将成都展现在世界面前,历史名城的成都人和这场赛事就这样产生了有趣的联系。

  这是成都第一次面对如此重大的国际综合体育赛事。它创下了这个城市举办赛事的几个之最:有史以来规模最大、国际化水平最高、单次入境外宾人数最多。80个参赛国家和地区,涵盖五大洲,56个比赛项目。这显然是对“新生”成都的一次考验。

  世界警察和消防员联合会执委大卫·米克洛斯在“最强生存者(TCA)”项目赛后,写下了他的观赛感受:这是世警会历史上最成功的的一次最强生存者比赛。众多运动员也对赛事组织和服务给予了极高的评价。

  第一次,他这样评价开幕式“在这之前,我们说最好的开幕式是1995年那届,而现在我必须要说,这才是有史以来最棒的一届。”

  第二次,赛事结束,他说:“整个世界都在看你们,看你们现在办得有多好,你们举办了一次非常成功的世警会,这对于其他城市也一种引领模范作用,因为大家都在看着你们。”他认为,成都给其他城市提供了一个榜样,世警会也找到了一个举办组织的目标。

  来自新西兰驻华警务联络官Russel的邮件则从另一方面对此次赛事给予了赞许,“新西兰队现在只有兴奋和热情,在短时间内,他们爱上了中国人民和中国文化,感受到了大赛的激情和成都人民的热情好客。”

  Jan Zachrison是瑞典哥德堡市警察局特警队的警员,16日凌晨他就要踏上返程的航班。与他一同返程的还有他的两名同事,Bjorn Eerksen、Martin Evenbratt及其爱人,他们的比赛已经在15日上午全部结束。

  东道主成都世警会筹备办外事联络组的几名成都警员,特地为他们规划了一条3小时的成都乐游线路。他们从天府广场出发,打卡成都博物馆,夜游春熙路,品尝龙抄手,并亲自动手尝试一把这“太难了”的包馅过程。

  成都的古老文明、现代的国际繁华、地道的特色美食,在两公里的城市空间内,交融在一起,成都让他们印象深刻。

  泳池内,一名中国香港选手仍在努力坚持,她身旁的选手已经提前到达了终点,她比她们慢了足足三四分钟。观众席上的人们为她持续地鼓着掌,喊着“加油”。这声音,她一定会记住。

  澳大利亚籍足球裁判Andrew Huaghes在赛场迎来了他62岁生日。他没有想到,能在这里听着异国的人们为他唱起生日快乐歌,为他送上蛋糕,送上熊猫手信。他曾三次来到成都,这一次他将不仅仅记下这里的火锅,还将记住这份热情。

  三名委内瑞拉警察险些迟到了比赛。他们坐上了王帮福的车,原本8点20出发的车提前了40分钟。从警察训练基地到成都行政学院地铁站,王帮福是这里的交通车驾驶员,一趟不长的车程,让他与三名警察结下了缘。警察为他送上了徽章,他用仅会的几个单词说出了“thank you”。“这叫礼来礼往。”

  来自加拿大的Terri会记住她的中国搭档汤洪。在那场飞镖比赛中,她们一起夺得了铜牌。这对跨国组合在赛前约定,赛后会赠送对方一个挂件。这天,Terri把一对小熊猫挂在了汤洪的肩上,汤洪则把她的熊猫飞镖递到了Terri的手上。

  当然,还少不了熊猫和川菜。37度的高温下,澳大利亚消防员Robert在成都熊猫基地第一次见到了这个“黑眼圈”的大熊猫,两人一起感叹:“So lovely!”熊猫是一座桥梁,连接着成都和世界。

  在川菜博物馆里,摩洛哥运动员Denny在川菜大厨的指导下,学习倒油、配料、炒菜、装盘……让“麻婆豆腐”“回锅肉”在自己手中诞生。他着迷于街头小吃,连着几个晚上流连于成都街头小巷,他会记住这火辣的味蕾。

  8月13日下午5时,两名巴西运动员在开赛5天后,匆匆赶到成都。尚未注册、食宿未定,语言不通。

  他们遇到了志愿者肖潇。在接下来不到20分钟的时间里,他们从世纪城会展中心运动员入口,一路进入1号馆,上到2楼的竞赛指挥部,寻找翻译,找到竞赛负责人员,最后完成注册。这是一场无缝衔接的全程保障,直接而高效。

  像肖潇一样的志愿者多达6000余人,分布在运动员需要的各个区域,两个月前他们便陆续开始了培训,涉及外交礼仪、服务技能、突发应急、医疗应急、语言沟通等多个方面。竞赛人员亦是,他们有4000多个伙伴,身影遍及赛场。在一套有效的指挥体系下,各个分散赛场的上传下达均能及时实现。

  一个月前开始,220米高的银泰中心,每周都将迎来一场登楼比赛。这里是世警会消防员比赛项目楼梯竞速的赛场。成都消防员王洪在这里几度“夺冠”。负重超过30斤,登上55层楼顶,他的用时多次在10分钟内。

  每一次比赛,王洪需要从准备到检入,再到鸣笛计时,自起点一路向上。裁判员现场计时,场外大屏实时排名,完赛后在志愿者引领下回到楼底,最后登台领奖,然后乘车返回。过程中,赛场内外安保、医护人员、翻译需一同就位。

  “所有的环节都要按正式比赛一样进行完。”王洪说,“这样才能发现各个环节的问题在哪,并及时解决磨合,在正式比赛时,才能真正做到各就各位,又默契配合。”

  比赛举行的这十多天,成都市体育局副局长高伟几乎是在各个赛场度过的,在他看来,成都的世警会表现将为今后更多赛事的举办积累经验。

  最近5年左右,成都举办国际比赛的数量和级别均有飞跃般的发展。高伟介绍,2012年左右,在成都举办的国际比赛一年不足10个,而到2018年,成都已经有各类国际比赛20多个。“这些每年20多个国际比赛的举办,正好促进了成都的综合保障能力和竞赛组织能力,以及成都志愿者的服务能力。”

  “通过这些比赛,我们锻炼了一支竞赛队伍,赛事保障机制应该说也基本成型了,公安、卫计、交通等各个部门的协作机制形成,还形成了一支赛事执行的核心团队。”高伟介绍,因此,无论办单项比赛,还是大型的综合型运动会,最主要的机制是健全的,其余的则不过是规模大小,点位多少上的差异。

  而所有的一切在这场首次面对的最大规模国际赛事上得到了检验。也包括这些容纳众多项目比赛的场馆。

  1789年,法国沙木尼猎人杰克·巴尔玛和医生米歇尔·帕卡尔两人首次登上了海拔4810米的欧洲最高峰——勃朗峰。阿尔卑斯登山运动由此开始。

  这个地处法国中部东侧阿尔卑斯主峰勃朗峰脚下山谷的小镇,作为现代登山运动发源地和1924年首届冬奥会举办地而享誉世界。由其创办的“环勃朗峰超级越野赛”更已发展成为世界最著名的越野赛事之一。一个常住人口仅1.3万的小镇每年接待着超过200万的运动爱好者和游客。

  1968年,罗宾·诺克斯·约翰斯顿从英国南安普顿起航,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单人无动力帆船环球的人。28年后,克利伯环球帆船赛创立,并发展成为世界上极具影响力规模最大的业余环球航海赛事。每年数万游艇爱好者聚集,南安普顿被人熟知。

  同样,在英国伦敦西南部的这个小镇,因一场持续至今具有百年历史的网球赛事而闻名,每年吸引着无数人前往。“温网”让人记住了温布尔顿。

  在未来,人们是否同样会因为一项赛事而记住成都这座城市呢?赛事能否成为这座城市另一张“熊猫名片”呢?

  成都市体育局副局长高伟认为,不同的项目,持续的国际比赛的举办,对城市的推广,对城市国际影响的提升是不可小视的。

  “要想让别人来了解成都,不是说去邀请做广告就会来,而是需要载体和平台,这就需要文化体育的交流,而体育是无国界的,是国际通用的语言,是最好的媒介。 ”高伟说,“如果有一项运动在这里扎根,或者持续在这里举办赛事,就会让城市被人知晓,从而推进城市的国际化。”

  世界警察和消防员联合会主席拉瑞·柯林斯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表示,赛事可以帮助城市去不断地学习,而所有的这些工作都可以帮助一个城市在国际交流、旅游、经济上达到一个更高的水平。“同时,赛事也可以昭示你的城市已经有了很好的体育场馆,已经具备举办更多其他大型赛事的能力。也让更多人去了解成都,更加深爱成都。”

  拉瑞·柯林斯说,“通过这一次的筹备办赛,我相信成都已经建立好了一个非常坚固的基石,为以后更大赛事的举办做好了准备,我很期待,并且相信成都能够举办出其他大型的非常成功的赛事。”

  如何让体育为城市谋福。当前,成都市已经制定了《成都市建设世界赛事名城三年行动计划(2018-2020年)》,全面推进创建具有一流体育场馆、顶级品牌赛事、发达体育产业、丰富全民健身活动和深厚体育文化底蕴的世界赛事名城。

  “世警会的举办,正是打造世界赛事名城的需要,也是为了展示成都的国际化和影响力以及发展的前景。”高伟认为,“这次近万名的外宾来到成都,看成都、了解成都、游览成都,跟成都人接触、交流,这都是对成都的宣传,且这种宣传和传播一定会是几何数的。”

  而世警会后的未来,随着包括世界大学生夏季运动会,世界运动会在内的等更多重大国际化赛事的举办,体育之于成都,赛事之于城市的影响无疑将更加深远。

  38岁的中国香港选手王翠雯参加了五次世警会比赛,并且包揽了她所在项目57公斤以下级冠军。她总结经验,“必须出其不意,时间长了就会失去优势。”。

  她的项目很特别——扳手腕。在更多的体育赛事中,这并不是一个正式体育项目,甚至根本不会存在。但有趣的事发生了。这场当日在下午6点才开始的比赛,提前三小时,看台坐席就已坐满。

  两根手臂在记秒的力量较量中,经历着剑拔弩张,势均力敌,成败胜负。甚至“加油”声未落,对抗便已结束。竞技与趣味两相合一。

  在高伟看来,世警会不少比赛项目的确与正式的体育比赛有着差别,它似乎并不构成一个传统意义上的体育项目,但它却很容易引起关注,“就像扳手腕,这在于它与日常生活的紧密相连,门槛低,参与度高,你会发现,在比赛的现场,其实就有很多观众摆起架势要尝试一番了。”

  成都市体育局甚至已经做好了筹划,将扳手腕在内的多个具有趣味性和参与性的世警会比赛项目在全民中进行推广。与城市的国际化相比,体育自然而然的回归到了个体的“人”。

  “作为体育人,我们认为,归根结底是要让体育和赛事最终促进全民体育的发展,那些国际上知名的赛事、体育项目的开展,其最大的意义在于最终吸引了一群或者培养了一群热爱那个项目的人,他们可以来自各个年龄段。”高伟说。

  高伟介绍,在世警会举办的同时,目前成都正在建设一批能够适应专业化赛事的专业体育场馆。除了奥体城,凤凰山体育中心,东安湖体育中心,高新体育中心和各个区县的体育中心,都在建设。

  “未来3到5年,成都的专业体育场馆和全民健身设施会有一个非常大的进步,老百姓会有更多的观赛机会以及全民健身机会。”高伟说,“而在专业场馆起来之后,我们会引进更多的专业比赛,和高级别的国际比赛,会让成都人民近距离来观赛,近距离的来感受国际高水平比赛的魅力。

  “通过国际比赛展示成都的软实力,也倒逼体育场馆的建设,以及全民健身场馆的的建设,推动城市体育的发展,最终让城市的老百姓受益。”高伟说。

上一篇:国际原油市场再迎变局
下一篇:腾邦国际被国际航协“封杀” 旗下多公司与之切

您可能喜欢

回到顶部